番外三(1 / 2)

番外三

闻泽笃定一纸婚约拴不住殷筝,怕殷筝觉得无聊会跑掉,便放纵殷筝插手朝堂,甚至推波助澜。

两人常有政见上的不合,各自互不相让,针锋相对,却也都乐在其中。

且人有多复杂,朝局就能有多复杂。

闻泽虽不招人待见,但毕竟是储君,重生之人也没占大多数,所以不是所有人都支持殷筝,导致两人分庭抗礼,势同水火。

为此总有人传,说他们之间早就感情破裂。

只有他们两个自己知道,所谓的利益争斗,即便被他们带回寝宫,也不过是给他们的夫妻相处增添一点不为人知的乐趣罢了。

……

殷筝身体不好,同闻泽成婚好几年都不曾有孕。

不少人盼着闻泽能添几个侧妃,最好是能选上自家闺女。

重生之人就要淡定许多,毕竟他们是见识过的,知道闻泽上辈子即便是当了皇帝也只钟情殷家姑娘一人。

非重生之人不信邪,主要是这辈子和上辈子不同。

临西的叛军起兵和黔北的边境动乱都没有出现,丹南的旱灾和旱灾后会出现的蝗灾,也因早就运去的赈灾粮和重生之人在未来学得的更高效的治虫之法,而将损失降到了最低。

其他三域太平无事,肃东的地下商联会自然也就没有了作妖的机会。

四域安稳,除却黔北的军权落到了雍都派去的武将手上,其他都和上辈子截然不同,殷筝也没了上辈子那样大展拳脚的机会,只在婚后把东南西三域巡了一遍,虽美名在外,但论起影响力,还是远远不如上辈子。

所以殷筝即便插手朝政,也没法像上辈子那样理所当然和光明正大,太子也未必会和上辈子一般,空旷后宫。

结果现实狠狠打了他们一巴掌。

皇帝退位当太上皇,闻泽继位那日。

闻泽下了一道圣旨,给予了皇后和自己一起上朝的权利,并改皇后尊称为“陛下”,自此出现了大庆开国以来的第一次二圣临朝。

此举让整个大庆都震了一震,更刷新了众人对闻泽行事荒唐的认知底线。

因为哪怕上辈子,殷筝也不过是在闻泽背后辅政,即便人人都知道殷筝的存在相当于本朝的第二个皇帝,也没有谁会真的称呼她为陛下,只把她当成辅佐这一代帝皇的“良臣”。

凤仪宫,殷筝穿着宽松的寝衣,手执书册,头也不抬:“说说?”

闻泽自背后抱着她,嗅着她发间的幽香,漫不经心道:“不是说了,只要我够荒唐,就没人会觉得你的行为不合礼法。”

这话是当初两人坠崖后,闻泽在世外桃源说过的,之后他们派人去找到了那世外桃源,研究出了迷阵破解之法,并把迷阵用在了战事上,虽然布阵费时,但也算有用。

世外桃源里还有一座树屋,两人成婚后殷筝出巡三域,回来便被闻泽拉去鳞光岛住了一段时日,只因闻泽叫人在鳞光岛上建了个类似的树屋,住在那上头,无论做什么都别有一番意境。

殷筝收住回忆,侧头瞥了他一眼:“撒谎。”

闻泽低笑出声,因为平时都是殷筝说谎,由他来拆穿,难得这次是反了过来。

既然被看破了,闻泽也没继续瞒下去:“我做了一个梦。”

梦?

闻泽道:“我梦见上辈子,我们一生无子,从我一个弟弟那过继了一个儿子。”

殷筝挑了挑眉,流露出这些年身居高位养成的凌冽气势:“他做了什么?”

闻泽喜欢死了她这副模样,低头亲吻她的眼角,然而说出的话语却没什么温度:“他觉得你的存在有损皇室威名,让史官抹去了你的名字。”

殷筝愣住。

闻泽抱紧了殷筝,对她道:“无论那梦是真是假,我都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。”

所以他下了明旨,将殷筝摆到了台面上,甚至把她摆到了和自己一样的高度,这样后世子孙要动手脚,也没这么容易。

可即便如此,闻泽依旧不安,他不希望后世的人只知殷皇后而不知殷长乐,也不希望史书在提及他的时候,没有他的皇后。

殷筝察觉到了闻泽不安和郁闷,拉着闻泽的手,贴到了自己肚子上:“梦里的事情,应该不会发生。”

闻泽眨了眨眼,心底隐隐有个答案,却没敢说出来,怕自己会错意。

殷筝替他验证了他的猜测:“我脉象太弱,今早去国师那诊了才确定,有三个月了,没被你折腾掉也算这孩子运气好。”

不仅是脉象,还有葵水,殷筝身体不好,葵水也不准,偶尔停上一两个月也不是什么稀罕事,还是闻泽知道她葵水的日子,催她她才去找国师看看,谁知竟看出了喜脉。

闻泽慢慢睁大了眼和嘴,露出了难得一见的傻模样,看得殷筝不禁扼腕——若非自己不擅丹青,定要把这一幕给画下来才行。

闻泽傻乎乎的模样持续了一整天,生怕别人不知道他要当爹了。

还是殷筝看不过眼,拿了别的事情来和他打岔:“你说的梦让我想起来,蒲佳媛也做了个梦。”

闻泽心不在焉:“什么梦?”

“她梦见了上辈子的自己,我对过了,梦境内容和重生之人口中所说相差不大。”

闻泽这才彻底回神:“这么说来,我的梦也并非是杞人忧天,很可能真就是上辈子发生的事情。”

殷筝捏了捏他的脸:“怕什么,就算是真的,改了不就好了,而且我要说的也不是这个。”

殷筝道:“蒲佳媛猜到赵学是长夜军了,我原以为她会失了掌控,谁知她竟向我提出,让赵学这辈子都留在她身边。”

蒲佳媛此举看似为爱冲昏头脑,实则也是一笔双赢的买卖,既得了所爱之人,又能获得帝后的信任。

闻泽不在意道:“反正长夜军的令牌在你手上,你说了算就是。”

他还得操心别的事情,比如怎么教养孩子。

闻泽想得长远,殷筝也由着他,两个新手爹妈因为缺乏经验和这方面的信息,谁都没想过生孩子有多危险这个问题。

直到临盆那天,殷筝在鬼门关走了一圈,闻泽也被吓没了半条命,甚至拔剑伤了阻拦他的宫人,冲进产房。

最后殷筝平安产下一女,闻泽虽然心有芥蒂,还是让人照顾好了这个孩子——他不会再让殷筝生了,所以这是他唯一的孩子,日后的女太子,得活着,还得活得好好的,反正不能让她干出把自己亲娘从史书上抹去这种混账事。

七年后——

太子闻懿放下笛子,晃着小腿一脸期待地看向自己父皇:“怎么样怎么样?

好听吗?”

能对殷筝的死亡琵琶说出“好听”二字的闻泽,面无表情:“你要是哪天不习武了,可以试试用笛音杀人。”

闻懿小姑娘撅起嘴,肉肉的脸蛋也跟着鼓了起来,不开心地问:“母后什么时候回来啊?”

最新小说: 重生俏姑娘怂憨憨 侯门喜 绝世唐门四君之力 治愈系导演 我的流金年代 君邪君无意 我爱的人只有你 护花狂兵 小蟑螂 穿进万人迷文的我人设崩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