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天下第一女官 > 第一百七十九章 :

第一百七十九章 :(1 / 2)

与此同时,颜府内,

颜正国求助无果,坐在大堂中不知所措,整日沉闷。颜氏也因此生了一场大病。而令颜正国更加恼怒的是,关键时候,颜堇年居然又不见了踪影。

王肆与刘二虎从外急匆匆的赶回,颜正国面色憔悴,一夜未睡。

他有气无力的询问两人:“怎样?找到他了吗?”

王肆先说道:“老爷,我找遍了所有大人常去的客栈,可是他们都说没有见过颜公子去那儿。”

刘二虎则俯身说道:“老爷,我去了伊人阁,那里的人说自从颜公子被大人带走之后,就再没去过那儿!”

堇年和汐芸自幼便是心有灵犀,上一次也是这样,汐芸离开之后,这孩子一声不吭的就离家出走。这一次更是..........

颜正国的想法还未落地,颜堇年的声音就从府外传来,众人略吃一惊回身望去,只见他满身泥泞,脸上和手臂上都受了轻伤,左右手还各提着野兔和野鸡。

颜正国担心的走上前,原本他要怒斥一番的,可是当他看到颜堇年受的伤时,心底一软:“看你这样子,是去山上打野味了?”

颜正国天真无邪的笑道:“对啊。这是我给长姐带回来的兔子,还有这只野鸡,炖了给长姐补补身子。原本我是想只带野鸡回来的,可是想着长姐无法走动,肯定无聊,索性就又打了只野兔回来,给长姐解解闷!”

闻言,身后的王肆和刘二虎相视一眼,低下头去不知如何回答。

颜正国皱紧眉头,长舒一口气,无奈之下还是告诉了颜堇年:“堇年,你长姐她.........”

话还未完,颜堇年又忽然说:“对了,我这一出去就是整整一日,长姐怎么样了?”

“整整一日?”看来汐芸被带走的那天,他不在府上。“堇年,你离开的那天夜里,温煜喆突然闯进了府内,强行带走了汐芸!”

“什么?!”

颜堇年一怔,顾不得手上的野鸡和野兔,扔下就朝颜汐芸的房间跑去。

可等他来到后院却远远看见,颜汐芸的房间大开着,里面空无一人。床上的被褥被人掀开,丝毫不凌乱。他猜想,定是温煜喆悄无声息的进入了后院之后,又进入长姐的房间,将其带走。

他转身,却看见颜正国站在自己的身后,颜正国拿起桌上的茶杯出神,那是颜汐芸最喜欢的一套茶具了。

“爹,温煜喆为什么要带走长姐?”

为什么,就连颜正国也十分不解。

可现在的情况,不是去追究温煜喆带走颜汐芸的原因,而是在温煜喆伤害她之前,将她带回来。

可惜,这个道理谁都知道,却无一人敢做!

究其原因,是在颜汐芸被带走之后的次日说起.........

次日一早,苏公公来到颜府,见状,颜正国二话不说,起身相迎:“苏公公,真是巧了,我正要进宫去找太后呢!”

苏公公笑笑,告诉颜正国:“颜相不必去了,昨夜的事情太后已经知晓。”

“那可否请太后暂借臣兵力一用?请苏公公放心,用兵之时,一切后果由我承担。待救回小女,定归还兵权!”

话罢,苏公公却只是付之一笑。

颜正国抬头不解,谁知苏公公竟说了让他大跌眼镜的话:“颜相,此番老奴是只身一人前来,并未带一兵一卒。而且太后还要老奴转告颜相,在温煜喆顺利抵达番州之前,颜相绝不可以出手阻拦!”

颜正国大吃一惊,可是很快又恢复了理智。

先王在世时,他便见识过太后的足智多谋,他知道太后这么做定是有她的理由,无论是要攻打番州也好,还是另有其目的也好,他绝不同意让他唯一的女儿牵涉其中!

“苏公公,太后乃是女中豪杰,这一点,我十多年前已经领悟过了。可是小女无辜,她不会武功,身边又无一人保护,请苏公公和太后垂怜,放过小女,她不能作为朝政尔虞我诈的棋子!”

苏公公也不愿多说,而是转身,走去颜正国的身边,意味深长的嘱咐了他一句:“是不是棋子老奴说了不算。但是请颜相细细考虑,毕竟令嫒的性命不在老奴,也不在太后手中。老奴告辞!”

扔下这一句,苏公公便扬长而去。

颜正国愣在原地,许久,他才转身回望苏公公的身影。

颜汐芸的性命不在太后,也不在苏公公的手中,说白了就是用她的命来威胁他,让他不要轻举妄动,不要妄想着带兵攻入番州,在去往番州的必经之路上夺回颜汐芸。

太后到底在打什么算盘,为何要将我的女儿牵扯其中?难道是为了君如轩打算,将汐芸派做卧底潜伏在番州,找出他们制作火药最关键的东西吗?

回到现在,颜正国将这一切自己的猜想告诉了颜堇年,颜堇年听后原本心中的怒火渐渐消散下去了些。

随后他忽然提出:“爹,我记得街上明明有巡街的士兵,为何温煜喆还能悄无声息的闯进我们府中来?”

此话一出,让颜正国一夜未眠,乱如线团的思绪在这一刻打开,他一直想着还能找谁借兵,差点忘了这件事。

对啊,街上明明有士兵巡视,温煜喆怎么可能还会不知不觉之间就闯入了府内?

而唯一能够解释的,就只有一点!太后是知道温煜喆进了城中的,而且还故意装作不知,故意放走了温煜喆。

可是如此一来,他就更加不明所以了。太后如果是让他的女儿作为卧底潜入番州,大可在应下和亲一事时,大摇大摆的将汐芸嫁去番州。只要她能出面救下御景司,汐芸也就不会回来了,这一切不是更顺理成章吗?

那为何还要如此大费周章,反倒要让温煜喆闯进颜府带走汐芸呢?

难道..........

突然,颜正国茅塞顿开,仿佛一条新的线索钻进了他的脑子,将他脑中的那些线团一一给拆分开来。

见状,颜堇年害怕他思考不过,伤了脑子,于是小心翼翼的问:“爹,你怎么了?”

颜正国则低声喃喃起来:“真不愧是太后,即便知道这是一步险棋,也奋不顾身!”

“爹,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?”

最新小说: 重生俏姑娘怂憨憨 侯门喜 绝世唐门四君之力 治愈系导演 我的流金年代 君邪君无意 我爱的人只有你 护花狂兵 小蟑螂 穿进万人迷文的我人设崩了